文章列表

深度探析Twitch游戏直播模式在中国可行性

  5月,YouTube以10亿美元收购Twitch,一时间游戏视频行业受到了很多人的关注。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行业,他其中到底蕴藏了怎样的价值,Twitch模式之花在大洋彼岸是否会盛开?

{{keywords}}最新图片

Twitch模式的由来

Twitch商业模式非常简单,玩家利用软件把自己游戏直播画面上传到Twitch,根据游戏类别和观众数量对直播频道进行排序;主播可以根据观众的订阅和广告获得收入。

由于Twitch每月的4000多万的庞大活跃用户,和对PC、家用机渠道的占领,10亿美元的收购天价诞生了。

Twitch的母公司YouTube当年曾以16.5亿美元被google收购,而它的模仿者youku上市后曾攀上过70亿美元的市值,我们很难在目前状态判断10亿美元的价值是否高了或被低估。但是下文,我们将用具体数字来分析twitch模式在中国的前景。

国内直播平台的成本核算

任何商业模式,成本的计算是很重要的,

游戏直播模式的成本=带宽费+企业内运营费用+市场费用

我们先分析带宽成本,Twitch在美国几乎没有带宽成本,Twitch自建了机房和各州间的光纤,而在各州和各市,接入at&t这些电信商是免费的,在美国如果你具备大量的内容,电信运营商会非常乐意开放接入带宽,因为用户会为了视频支付更多的宽带套餐,内容上和电信商在这里是互盈的。而在中国,接入的每一K带宽,都需要idc机房或者是cdn支付给电信或联通。我们来测算下游戏直播的实例,假设提供给用户800K码率的清晰度,如果平台10万人在线,就是80G带宽,1G每年25万,那么就需要支出2000万,而10万人在线如果根据游戏媒体来评估,单日的UV不会超过100万。由于个人直播还无法用P2P延时,所以带宽成本非常高。

相比带宽费用,目前国内直播平台“血海”一般抢夺高端主播,市场费用支出更为恐怖。以“斗鱼”平台为例,4月购买高端主播、战队和支付“王者之路”活动总计支付超过240万元,5月也超过了200万,单个主播稍微像样的都开过了1万,优秀主播3-5万以上;战队合同150万/年起;王者之路的活动要求英雄联盟王者不分好坏一律有钱。由于高端的联赛资源为TGA等官方平台所掌握,斗鱼在国内普通的地方的二线三线比赛也投入了不少费用。同样新成立的平台“战旗”为了EDG战队,支付300万/年的费用。

上述两部分费用Twitch成本接近零,即使如此,Twitch目前仍处于亏损状态的情况下,国内平台的“烧钱”状态实在令人咋舌。

收入方式的摸索

“烧钱”在互联网业界并不稀奇,如果未来收入可期,“烧钱”无可厚非,所以我们也来分析一下游戏直播模式的收入可能。

Twitch的订阅模式,我们就不分析了,视频网站惨淡的付费订阅数告诉我们中国人没有这种习惯;广告模式,在国内近期可能性极小,广告模式所需要的规模化、品牌决定CPM值、并非一朝一夕形成,直播缓冲广告的市场培育需要很长时间。

说到游戏直播,我们不妨参看一下另一种直播“秀场”模式,让9158,六间房赚的盆满钵满。秀场模式和游戏直播有很多相似之处,但是差别又很大:

1.同等人数下带宽支出游戏直播大约7-8倍于秀场(专业技术人员能迅速理解)

2.秀场的arpu值超过400比比皆是,部分秀场甚至超过了1000;但是游戏直播非常可怜,以某直播平台头号主播“我在洞庭湖边”为例,每日直播观众在线5万以上,但是道具收入一月仅几万;arpu值仅秀场的几十分之一。

游戏直播是UGC的一种分支,尽管观众众多,但高额的支出和收入的不可期,使该类的商业模式蒙上了一层阴影。以中国最大的游戏直播平台为例,尽管游戏直播在线超过了其秀场,但是该直播平台是如何看待游戏直播的呢?

1.虽然李学凌表示游戏直播是重要模式,但是遗憾的是财报中几乎不提及相关信息;整个公司的战略也并没有靠拢

2.底层执行团队经常因为带宽问题,整体降低游戏直播的码率补贴秀场直播,这在秀场团队这里是完全不可能发生的。

更令人担心的是版权法律的风险,游戏直播视频的版权由游戏画面版权+主播个人肖像和音频+音乐版权3者构成,而直播平台花费大力气和主播签订的协议,仅仅包含了主播个人肖像和音频权利,一旦官方游戏公司对此产生异议,很难在法律层面保证直播平台的利益。

游戏直播的问题和希望

问题一:

相比斗鱼、战旗这些直播平台缺乏流量,所以花钱买人成了唯一的突破手段,而这种模式的问题

1.并没有看到直接效应,笔者和很多主播、以及直播网站编辑交流,显示的在线数造假非常严重,某平台几千万投入后,日均UV仅40-50万左右UV

2.由于网站生态关系形成缓慢,临时砸来的主播,只能通过持续砸钱维系

3.战队签约的直播无法有持续效应,某直播平台的第一第二主播董小飒、洞庭湖边,平均每日直播5小时以上,每月最多休息一日,这样的高强度维系了直播在线的人气,这是职业战队无法做到的。

上述情况显示,买人维系的模式实际上并不科学,除非源源不断的资本介入,但是资本如果对性价比投入进行调研,很容易看到问题所在。

问题二:

团队能力是游戏视频行业的瓶颈,笔者所了解到的信息,行业的几个平台,从业人员经验匮乏,整体质数较低,所以也是问题一造成的根源。

综上可见,游戏直播行业虽然人气较高,但是目前的商业模式成立性问题不小,所以从业人员中是否具有秀场经验、增值服务经验、游戏联运经验、社区经验就尤为重要。否则即使获得投资,也会不断损耗,直到关闭。

问题三:

这个问题和直接商业模式无关,因笔者是电竞爱好者,不得不补这样一个问题,游戏视频直播对电竞市场存在一定的伤害。

1.战队对直播平台无爱,仅仅是付费和执行的关系。如果烧钱结束,战队会少一笔较大收入,对目前不成熟的电竞战队而言,很可能出现波动

2.游戏视频行业使得目前不少主播收入高于战队职业选手,这使得选手蠢蠢欲动,退役的选择甚至优于现役,而这样的现象在韩国是被杜绝的。望电竞有识之士和游戏公司可以深入关注到这个问题。

虽然本文对游戏直播泼了不少冷水,但是行业的人气是不容置疑的,也正因为人气和Twitch的案例,热钱大量涌入,但毕竟行业年纪较轻,热钱很容易知其形而不知其所以然。

来源:DoNews


相关文章